东晋屌丝忽悠文坛领袖逆袭当高官

2018-09-15 小编:花落莫相离つ 分类:历史趣闻 阅读(157)

东晋牛人张凭成功自荐靠什么?
   婉如清扬
  
  现代社会成名,是鱼有鱼路,虾有虾路。各人有各人的出名之道:有人越穿越少,有人越说越离谱,而有些人则什么也不说,直等慢慢发光。民风日开,当然可以这样。当然放在魏晋,也可以如此,剑走偏锋者同样有市场。
  今天要讲的这位就是东晋张凭。他在高层人物云集的盛宴上,坐在偏远的角落里一张冷板凳上,偶尔插一两句话,但正是这样一个位置,让他发言越来越重要,直到从大厅的边疆直到中心,最终被推荐给当朝宰相,后来的简文帝司马昱。从此平步青云,仕途顺畅。
  
  怎么一回事?
  
  时光啊,你慢慢走……
  
  张凭是东晋名人,说来惭愧,对他我实在是不甚了解。稍搜索了下,发现他的隐私保密工作做得挺好,故事很少。放在今天,要替他填政治表格肯定十分之难,因为连出生死亡年月都不知道,实在对不住他老人家。好在,后人都不必记得这些没要紧的东西,所谓天空不留痕迹,而鸟已飞过,记住他的一些就可以了。
  张凭字长宗,吴郡人。也就是现在浙江钱塘江一带的人。他生命中有个当时清谈界名士:刘惔。
  
  刘惔是什么人呢?
  这是个眼光很独到的人。
  有一次刘大人和王仲祖在一起,忙得连晚饭都没吃,有认识的小人物就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来,请他们吃。本来是好意,但是刘大人硬没吃,王大人就劝他:“有的吃总比没有好,何必要推掉?”但是他说:“你不知道啊,这是个小人,不要和他结缘。”孔子曾经说过: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,因为太过接近就会对你不恭不敬,如果疏远他就会心生怨气,何苦惹他呢?”
  一顿饭而已,刘大人却想的很远,可见这是个人精。
  
  少年时的张凭有点狂。一般都不正眼瞟人,朋友们和他交谈,心情好呢,高谈阔论,语不惊人死不休,不计较听的人什么感觉,只管过过嘴瘾。心情不好呢,摆个酷,嘴角往下一撇。当然大多数时候地他还是比较可爱的,因为他有超人的自信,看问题如疱丁解牛,说话一语中的,往往能把别人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简单利落地揭示出来,虽有时张牙舞爪,但偶尔故作神秘,笑笑,啥也不说,还是挺有人缘的。#p#分页标题#e#
  名声大了,被举为孝廉。这下子,他更有狂的资本了。为了谋个一官半职,他和同乡新进的孝廉们一起进京。一路上,春光无限美好,青春正盛的他们诗兴大发。意气风发,前途无量啊。
  张凭边听边说,你们这什么的谈天说地,都是小儿科,我告诉你们啊,我就要来个大的,这次一定要去拜访刘惔刘大人。
  当时的刘惔,正是他们顶头的丹阳尹。
  朋友们一听,这鸟人,又狂上了,要知道你不过是新的孝廉,你凭什么进去?再说了,就算人家刘大人让你进去,你想怎么的?难不成还直接就说:“刘大人,给我个官当当吧?你以为自己当当网上的啊!”
  张凭笑笑:“你们等着好了”,反正大家都习惯了,也就不多管。
  
  张凭回去想了想,也没定什么计划,直接蒙头大睡,想什么想,第二天直接去。
  
  果然,张凭也没有刻意打扮,穿上自己最中意的那件白色长衫,出发!到了刘府门口,也没让门人通报,自己就进去了。
  刘大人正在洗脸呢,没想到门口闯进来一个白影子,他一抬头,哇塞,差点没吓死,这么大个帅哥咋进来的?不过张凭小伙子老定定地看人家,施了个礼,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刘大人。
  名士果然不是一般人!看着,他从这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。他想就这么晾着,看他会怎么样。他就和对自己的朋友一样问下:来了啊,今天天气不错。对家下人说,安排个远远的位置就行了。然后就自己净手,擦脸,就当身边没这个人似的。张凭几次上前去搭话,都没成功。大人很忙,不是这个寻,就是那个找的,张凭一点都不急,干脆就安静地坐着。
  不一会儿,刘大人的那些贤士们都来了。公务处理完后,就没什么大事了。谈谈天谈谈地,谈道。都是玄之又玄的内容,不懂的人只会觉得无从下嘴。但张凭也不是一般的人,他机灵地听着,心想,他们总会有不通的地方,那时就轮到我发挥了。张凭听得很认真,不时思考,碰到大家思想打结时,他就朗声说几句。刘大人,一切看在眼里,不断地点头。开始大家都不以为意,就又顺着话锋说下去了,但是到后来发现声音不是自己圈中传来的,就都侧身去找,这时人们才发现末座竟然坐着个年青人。刘大人就示意大家停下,问了几个极难的问题,本想看看他为难的样子,没想到这小伙子却回答地十分得体,听的人都很舒服。于是,张凭就被请到最上面的座位。#p#分页标题#e#
  宾主尽欢,清谈了一整天,还嫌不够,挑灯夜战,转眼天亮。
  
  早上出门时,张凭的朋友们还笑,他这个狂人,这一去不被轰出来才怪呢。但是日上三竿,都不见人影,大家想,可能这小子真闯出点名堂了。只是到天黑了,等到夜半三更,还不见人影,大家就慌了,这小子,不会因口出狂言而被砍头了吧。也有人说,说不定他真的发达了呢,要知道,我们的刘大人可是有眼光的名流之首呢。大家议论纷纷,都说服不了谁。
  
  丹阳府里呢?张凭正得意着呢。离别在即,刘惔握着他的手说:“小伙子你先回去,我马上带你去见抚军大将军。”
  张凭依然一亮招牌:笑笑。
  
  朋友们大吃一惊,张凭竟然全须全尾地回来了。没有伤痕,没有眼泪,只有微笑。众人七嘴八舌地问,而张凭什么都不说,意味深长地嘴角上扬。朋友们一头雾水,但都知道张凭的脾气,反正没有生命危险,也就都不言语了。
  
  不久,刘大人果然派了人来那人来头好大,一张口就说:新进孝廉张凭在哪?大家又不敢不据实回答,指了指边上那艘。都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,胆小的人都躲远了,没想到张凭一出船,两人肩并肩地说笑着走了。扔下一群担心吊胆的青年们。
  
  大家有说有笑地到了司马昱府上,司马昱此时还是抚军大将军,后来登基成为晋简文帝,此是后话。
  刘大人上前施礼,一笑:“将军,我一直以来为国家寻找人才,今天终于找到了我期盼已久的人了,这个人完全可以担任太常博士呢!”
  张凭老远就看见司马将军的阵势,心想,这下子我终于有机会出人头地了。不待刘大人介绍,立马上前施礼,自我介绍。
  司马将军看他一表人材,上前一步,拉着他的手说:“小伙子,不错不错。”
  本来青年才俊见多了,他也没抱多大希望,只是没想到,说了几句之后,感觉如沐春风,高兴地说:“小伙子,年纪轻轻,竟然如此有才学,简直就是义理的泉水上涌啊。”当即任命为太常博士,果然他平步青云,最终做到了吏部郎,御史中丞,官场如意之极。#p#分页标题#e#
  
  张凭有才华,能够抓住每个机遇,众位贤才谈玄,要想在其中站稳脚根,那是难之又难,但是张凭做的很好,不先声夺人,不咄咄逼人,让人自然而然地来寻觅。他的才华是他令人羡慕的地方,但不是他身上的唯一闪光点。
  个人认为,他身上最闪亮的应该是勇于自荐的精神。一个普通孝廉,却敢只身前往丹阳府,没有任何人引荐,没有任何借口,胆子真大。在刘大人那里,不被理睬,放着一般的人,早就坐不住,灰灰地溜了,但是他不,硬是坐在冷板凳上,寻找最佳时机。
  同时,他像一颗钉子,不是用来钻研,也不是为了钻营,而是找准机会插话。什么时候说什么,该怎么说,张凭都发挥到极致。
  最终,张凭成功上位,靠的不仅是才气,更是胆识,有坐冷板凳到底的勇气。
 

献吻 23

巴掌 17

我要评论
热门段子
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
公众号更精彩

返回顶部
X